斗六和虎尾分處平原東西,下一站 雲林


劉克襄

台灣不少縣市都有雙城遙峙,形成鮮明的對照。甚至於,掀出城市拓展,孰輕孰重的評比。

譬如宜蘭vs.羅東、中壢vs.桃園,都頗具代表性。哪一城為先為要,在地方上想必都引發幾番爭論。最近因多次造訪雲林,對當地城鎮的起落有些許觀察,因而看到了斗六和虎尾,也有此一幽微的競爭態勢。


但它們跟別地情況大不同,別縣的雙城都坐落鐵道旁,地理位置的差異在南北。斗六和虎尾分處平原東西,同樣位於農業產區的要道之上。前者有台鐵附身百年,後者糖鐵殘存。但虎尾即將出現高鐵,交通快捷的磁吸效應,勢必讓這兩座城市出現嶄新的生活空間,或許也要創造機會,吸引外地人認識這一農業大縣。

虎尾是一座糖的城市,縱算糖已式微,整個城仍注滿糖的文化。過去台糖員工比一般庶民生活優裕的內涵,仍在這個街衢間不經意流露。既透過耆老的記憶,也透過城市的商街紋理隱隱表章。誠品書店和星巴克為何選擇七萬人口的此地設店,而非十萬的斗六,或許有其商業考量,但某種文化氣息的生根,恐怕更是抉擇的起因。

斗六則是行政中心,因為縱貫鐵路經過,讓它像裝了一對翅膀,飛了一整個世紀。車站前和圓環的熱鬧當然是重心,連太平大街猶能保持風華就教人吃驚。至於夜市的熱鬧睥睨全台,明顯地也幫它加持,讓其農業首善之城的身分繼續穩固。最近雲博或許在虎尾熱鬧舉辨,但真正的農業博物中心,蔬果產銷的文化建立當在斗六。

好了,現在高鐵即將在虎尾設站,兩座城的地位是否會改變呢?未來雲林的政經中心據說會轉移到此,虎尾看似正在崛起,地價的看漲更反映它有一繁榮的未來。但高鐵會帶來多少流動人口,地層下陷問題是否會帶來環境威脅,都是潛在的不確定因素。

斗六彷彿也有高鐵恐懼症,擔心逐漸沒落;一如昔時的西螺,因濁水溪而繁榮,但也因港口淤積,商業繁華不再。其實,斗六很早就不只是靠台鐵,而是仰仗著兩條高速公路流暢而大量的運輸,加持其城市的風華。


斗六更迫切的,可能是讓自己的城市特色更加明確的打造,警察宿舍文創聚落和三小市集的出現,都讓人眼睛一亮,只是還嫌單薄。同樣的,虎尾故事館、布戲館等文創空間,好像也有什麼意義快要發生。但重心無疑會在未來,糖廠的重新打造,五分車繼續緩慢的行駛。

而我最渴盼的是交通的連結。東西兩城若能沿昔時糖鐵,重鋪輕鐵。那不只是城市的連結,一起帶動農業都會的繁華。某一意義上,或也能吸引更多年輕人返鄉,串出一個全台最大蔬果產銷區的多樣故事。

這個人口外流北部最嚴重的農業大縣,需要更多美麗的想像。兩座城是地標,雖非唇齒相依,其相輔卻扮演關鍵角色。我如此感覺,也樂觀期待。

台灣的觀光,下一站,希望是雲林。




關於作者:

出生於雲林,目前任職軟體工程師。對雲林充滿熱誠,希望能透過網路討論大眾議題,以及推薦雲林的美食、旅遊、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