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人不可不知【抗日篇】-其餘鄉鎮篇


先前講述過柯鐵虎-鐵國山武裝抗日事件,主要是以斗六、斗南與古坑地區為據點,那其他鄉鎮的抗日情形,就藉由當地耆老的口述,來了解當時的狀況。

口述歷史

【莿桐地區】

黃茂己先生:日據初期古坑大坪頂有柯鐵虎領導之抗日事件,斗六有義士抗日,勢力相當大。聽說日本政府曾設一宴會請抗日者出席,有人密向日本人檢舉,乃以紅花白花區分是否抗日分子,再一舉將抗日者殺滅。

林有香先生:聽說有一抗日份子被捕殺時僥倖未死,仍然破口大罵日本人,終於再度被殺而亡。

謝金輝先生:家母曾告訴我以前的抗日故事,親日份子或官員是以紅花示之,抗日份子則以白花識別,其中有一廚師暗示抗日者言:「死狗知足不知走」,聰明的抗日份子或土匪即趕快離開,其餘不知情者,終被一舉成擒。

湯張權先生:聽老一輩的人曾說:「日本人相當奸詐,為了宴請抗日黨徒用計頗深,詐稱赴宴者須繳槍再入席,離席時就可歸還槍枝,先佯行多次,且未予捕殺。俟詐騙多次後,待抗日者信以為真,參加者人多後才一舉滅之。其中有一日人名叫長岡者,認識其中抗日份子之一人,為了救他免於死亡,乃為他換過花色,那人即倖免該次災難。」

【林內地區】

曾興雨先生:李保是九芎村人,家裡開榨油行,高大善良,學問也很好。不滿日人高壓統治政策,因此和一些抗日份子常有聯絡。沒想到遭人出賣,被日軍所捕,被捕者多達160餘人,日軍挖了兩大坑,將這些抗日份子刺死後丟進深坑裡,時天色已暗,李保心想橫豎是一死,乾脆自己跳下去,還可免受刺刀之痛,於是趁日軍不備之際,縱身跳入,這些抗日份子全被刺死後,日軍潑下汽油,點火焚燒屍體,位於底層的李保,幸運的沒被燒死,只有右手四隻手指被燒毀了,剩下一隻大拇指,等日軍走後,才偷偷爬出來,撿回一條命,剩下大拇指的他,竟然也可以寫字,而且寫得很漂亮。

鄭慶榮先生:李保有個孫子當國代,名字記不起來。

Q:有無遺留當時的刑場、義民塚、有應公或百姓公之類的傳聞?

鄭慶榮先生:九芎村有一個萬善公祠,是清光緒22年,日據時期日寇「兒玉」中尉率部隊於九芎林內地區,謂之要消滅抗日義民,展開燒殺凌虐,燒毀民宅77戶,就地屠殺男女老幼村民數百人,棄屍遍地,慘絕人寰。至民國59年,村民賴電火於骨塚處設立「百姓公」,立祠收容冤魂。民國70年村民黃四同再奔走集資改建現代化廟宇,眾議稱為「萬善公」祠。另在雲海工專旁有一座忠義公廟,原雲海工專專址為日本之「刑場」,抗日義民為爭自由、民主而喪生於刀下者不計其數,骨骸散落四處,後雲海工專開發之際,由其董事長孫勤先生將之收葬於此,並祈保佑鄉民。

張連冬先生:日據時期刑場大多設在刑事組內,位在斗六郡役所警察課,是斗六區署的前身。

【土庫地區】

陳金勝先生:有陳義順先生,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因不滿日本人在台專制統治,因此赴上海參加抗日運動,和前副總統謝東閔先生頗有淵源。有人說以前謝東閔先生是追隨陳義順先生從事抗日活動,因此後來為了紀念他的成仁,而在土庫立碑紀念他,陳義順是土庫下庄人。

Q:有無遺留當時的刑場、義民塚、有應公或百姓公之類的傳聞?

盧福先生:土庫有一百姓公廟,根據我爺爺的說法,是當時日本占領時,土庫有一建功山,死了不少人,靈魂無法散,因此建了這座百姓公廟來祭祀。

石耀棋先生:日本佔領台灣時在1985年10月7日,根據日本見聞誌記載,土庫有四百餘人反抗,被打死50餘人。聽聞當時兵分三路約650人進攻,並用炮攻當時隘門,就是現在民眾服務站那裏,攻進街上後對民宅亦進行攻擊,最後甚至放火燒了整個土庫街上,當時居民四處逃逸,有逃往菁埔或北港等地方。殺死的居民則都集中葬在同一地方,像現今土地公廟前就是。

【元長地區】

吳則善先生:柯鐵集團後來變為抗日組織,本鄉有吳羊母(大東)、鄭巡(埔墘)二人也參加抗日,因為硬抓柯鐵集團不成,後來採懷柔政策,一、二年好禮相待,第三年宴會請客時就不懷好意,宴客會場外都是日本人,此時吳羊母、鄭巡見苗頭不對,以尿遁法逃出,逃離現場,其餘則被抓。

Q:有無遺留當時的刑場、義民塚、有應公或百姓公之類的傳聞?

吳則善先生:在日據時期因遷塚而挖出大量的無主屍骨,各地都設有「有應公」或「萬善祠」之類的小廟宇加以祭拜。

【北港地區】

呂雲騰先生:抗日志士許寸金,他是北港三大郊之一龍江郊的後代子孫,曾留學日本得到文學及醫學博士,所以能醫能文,著有「慕陶小輯」。日本政府在台推行「皇民化運動」時,許氏靠他文學基礎,推展民族文化,被日警列入黑名單。昭和18年(民國32年),日本人在鳳山、東港兩地製造白色恐怖事件,許寸金、吳海水、歐清江、陳江山等名醫、律師多人被判思想有問題而入獄達一年多,直至台灣光復才釋放。他曾任高雄醫師公會副會長、高雄參議員、四屆醫師公會理事長,其尊夫人王朱鸞受他影響熱心社會服務,當選首屆高雄縣議員。許氏他為人隨和慈善,在鳳山時對來台之大陸同胞,常極力設法溝通,消除雙方歧見,使鳳山在228事件中,能安靜如常,此應歸功於他。不久許氏回北港主持「朝天宮貧民施醫所」,他不求名也不求利回饋故鄉,嘉惠沿海一帶患者,至今仍受人欽佩。

林良益先生:楊茂松也是文化協會成員,曾被日警抓去關。陳明新和陳家湖是叔伯兄弟,陳世森親小弟。日據時期因反日本,受日人監視。台灣光復後,他不滿國民政府,參加228事件被捕處死。

呂雲騰先生:蔡培火先生的哥哥曾參加抗日運動,遭日警通緝舉家遷居大陸,不久又回台。他17歲時畢業於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從事教職,但因參與同化會受日警干涉而辭去教職,轉而留學日本,與日本革新派交往密切,並創辦台灣青年,要台灣同胞「把心胸放寬、破除迷信、提倡體育、興起言論等皆可踏出自立自強的第一步」,說明「總督府同化主義的差異點」。他參與大正10年(民國10年),「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連署人,有南蔡北蔣(蔣渭水)推動民族運動,後被日警緝捕監禁二個月。在日據時期他曾參與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與林獻堂、蔣渭水是同志,他們鼓吹台灣自治運動,設置台灣議會。光復後,他當選立法委員、行政院政務委員、總督府國策顧問等。

【虎尾地區】

● 並沒有完全針對抗日事件的敘述,只有略提日據時期的虎尾狀況。

黃鬱金先生:請參考「能過虎尾溪,難過西螺溪」的傳說

黃嘉益先生:民國前18年(1894年),日清戰爭滿清戰敗,和日本訂立馬關條約,台灣淪陷於日本,日皇指派北白川宮親率日軍來台灣,在虎尾溪兩岸間,土匪和日軍對峙激戰,日軍戰敗,又率領大軍滅了土匪,並在激戰地,大舉屠殺,遇屋即燒,遇人即殺,虎尾地區變成焦土荒蕪之地,連文昌祠、德興宮無一倖免。

●【二崙地區】【東勢地區】【褒忠地區】【麥寮地區】【台西地區】【四湖地區】

【水林地區】-眾答:本鄉無抗日活動或事件。

●【崙背地區】【口湖地區】-無口述紀錄



關於作者:

.

雲林人不可不知【抗日篇】-其餘鄉鎮篇 - 有2則留言

  1. 以下由謝緋羽熱情提供:
    ————————————————
    這一陣子翻資料
    發現和雲林時光網站的抗日事件有點出入

    關於雲林縣的抗日事件
    大致分為兩部分
    1895年的乙未戰爭和1896年到1902年的鐵國山抗日集團

    清朝的堡圖劃分與現在的行政區有很大的出入
    有一些鄉鎮是被切割
    二崙東邊是屬西螺堡 西邊是屬布嶼堡
    土庫的馬光是屬布嶼堡 土庫是屬大坵田堡
    他里霧堡 除了斗南鎮以外 還包括虎尾 古坑 大埤部分區域
    斗六門堡 除了斗六市以外 還包括林內 古坑部分區域
    而現在的行政區是在1920年才確定出來的
    所以在1985年~1902年的地圖 就要依賴清朝的堡圖

    1895年乙未戰爭
    雲林主戰場是斗六門堡(斗六)和他里霧堡(斗南)
    參與這兩場戰役的義軍敗退到大甫林(大林)
    在大埔林戰敗後 部分義軍後撤到嘉義和台南
    部分義軍潛隱 隔年加入鐵國山抗日集團

    次戰場是西螺堡(西螺)和大坵田堡(土庫)
    西螺義軍在西螺敗退後 是退到布嶼東堡(二崙)一帶
    土庫義軍在土庫敗退後 是退到白沙墩堡(元長)一帶

    二崙是否有抗日事件 可以詢問二崙鄉義庄村村長和大華村村長
    大華村有個地方叫無救厝 據說是西螺義軍最後的戰地
    而這兩村的位置 剛好位在西螺堡與布嶼堡的堡界

    1896年鐵國山抗日集團 由柯鐵虎成軍
    成員為柯鐵虎的手下 以及1895年部分抗日義軍
    活動範圍 大概是整個雲林縣東半部以及南投縣竹山鎮和鹿谷鄉

    根據1902年的歸順會場事變
    下湖口支廳 以現在地理位置 是指口湖與四湖一帶
    崁頭厝支廳 以現在地理位置 是指古坑永光一帶

    所以整個雲林縣都有抗日事件 只是大小而已

  2. 不知日據時期結束的算不算
    我阿嬤曾跟我說麥寮當地在得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時
    殺害了大量日本人
    並將遺體倒頭栽集體埋在今泰順路一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