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雲林三合院跑到世界盡頭 陳彥博|人物


亞洲極地馬拉松史上,首位成功征服南極的 極地馬拉松好手陳彥博,帶著這份榮耀回國了,一看到前來接機的親朋好友,笑得更加燦爛,但別看眼前的他笑得這麼開心,回國的路程中,他的護照一度被偷。

陳彥博說:「剛差點回不來,遇到小偷把我的護照跟皮包整個拿走,然後就看我坐在那邊快哭出來了,最後才還給我。」24歲的陳彥博是這次100公里極地馬拉松賽中最年輕的選手,即使過程中有兩位選手,因為極地環境太難熬而退賽,他都始終堅持一路帶著國旗跑完全程,最後以15小時15分鐘的成績,拿到亞軍征服南極,成為另一個台灣之光。

天下雜誌2010年11月,460期

長大後憑著一股血氣方剛的單純念頭,想在大學畢業前送給自己一份禮物,平凡的國立體育大學馬拉松選手,挑上了最艱難的六百五十公里磁北極橫越賽。

陳彥博沒有想過,他的首次極地長征,就經歷被北極熊攻擊、在零下四十九度低溫中失溫、後來又遇上脫水的三次生死關頭。但也是在那一次,他感到自己有生以來第一回真切聽到了大自然的聲音,無論是風雪或烈陽,都傳遞了大自然的訊息,令他敬畏,也帶領他探索生命的本源,感受最原始的悸動。

在世界盡頭見到千奇百怪

二○○八年的「六百五十公里磁北極大挑戰」,陳彥博創下歷屆最年輕成功完賽紀錄;去年,他參加「喜馬拉雅山一百六十公里五天分站超馬賽」獲得第四名;今年則在「北極點馬拉松賽」跑下季軍。

他跑過猶如廣大迷宮般的高壓冰柱群、見識帳棚外的冰河裂縫,就在肉眼清晰可辨的狀況下一夜崩解;他在懸崖峭壁上感受來自聖母峰的雲煙輕撫面龐,也在冰河邊看到躺著曬太陽的海豹,被人一棍子打向腦袋獵殺。

他把在世界盡頭的親眼所見,帶回亞熱帶的台灣與眾人分享。陳彥博到學校演講,照片與經驗是最好的環境教材,小朋友在他的部落格上留言,「彥博哥哥,謝謝你帶我們看那麼多地方。」

今年十二月,他又要去南極比賽。在成淵高中細雨的操場上,他像往常一樣練跑,高中母校教練潘瑞根的抽屜裡,放著當年陳彥博閱讀另一位超馬選手林義傑《勇闖撒哈拉》一書的心得報告,「將來,我希望自己接續撒哈拉,去那尋找生命的秘密,和對生命的挑戰,總有一天,我會找到的。」

極地馬拉松危險、迷人,陳彥博在一次次的追尋中,知道天高地厚。

以下是專訪摘要。

大三時在網路上看到穿越極光冒險計劃,優勝者可和林義傑去雪地跑步,我就想參加。網路報名從三千多人中挑六十人複試,體能測驗和面試後,再選出三人至加拿大進行五公里雪地越野賽,我拿了第一名,就成了二○○八年六百五十公里磁北極橫越賽的三名台灣選手之一(另二位是林義傑、劉柏園)。

參加這種極限運動應該要循續漸進,但沒想到我一開始就參加最困難的比賽,六百五十公里橫跨整個磁北極,只有兩個檢查站,你必須通過很多生存課的測驗、學技巧,為的是測試你懂得適應環境、確保安全,因為整趟賽程,身邊不會有其他人。

在這比賽之前,我只是一般的大學選手,也只是想給自己大學畢業前的禮物。沒想到一開始就經歷三次差點死掉的經驗:被北極熊攻擊、在零下四十九度低溫裡失溫,後又遇到脫水。這是一個很深刻的成長,讓你確切的知道生與死,告訴你什麼是活著。

今年四月比賽去北極點、也就是地球最高點時,經過高壓冰群,俄羅斯科學家告訴我,高壓冰就像冰層間擠壓的裂縫或板塊碰撞而隆起的冰柱群,很高很廣的冰柱倒插,有兩、三層樓高,你進去時可能會迷路,我們一小時甚至只能前進兩百公尺,一直迷路,只能沿路連拖帶撞,硬把裝備一起揹出來。

參加世界最美麗的馬拉松

在那樣的比賽過程中,很少會回頭看,因為太累。我記得那次是我回頭看最久的一次,因為我想看我是從哪裡出來。一回頭看,先是一陣風雪吹過,什麼都看不見,然後定睛,是一群很高大的冰群,冰柱倒插,一兩層樓高,給你一種敬畏感,在一片極白雪地,卻出現這麼一大片冰柱,你會覺得它像是一種帶有思考性的物體,有自己的生存形態,當下我就覺得我的信仰在這裡,我的信仰是大自然,我知道我為什麼來參加這個比賽。

在這種過程中,除了你與自己在對話,你還會意識到眼前與身體感受到的外在世界,那是最純粹的大自然,你看到地球最原始的樣貌,完全沒有人工開發痕跡。

去年我參加喜馬拉雅山一百六十公里五天分站賽,這個比賽被喻為世界最美麗的馬拉松,因為你經過最原始的山徑,又可以看到八千多公尺的四大高峰。

那次比賽中間我發生高山症,跪在地上吐,頭暈又一直乾嘔,好不容易追過的韓國選手,又離我愈來愈遠,我就問自己,還能繼續跑嗎?我那時低著頭,跪在懸崖旁邊,腳下都是雲層,我抬頭一看,發現聖母峰就在我眼前。我就看著聖母峰問,我還能跑嗎?怎麼辦?

這就是極限運動不一樣的地方,當靜下來時,全身細胞都定下來,那時突然覺得身旁的風吹草動都停下來,看到聖母峰上方的雲煙,朝我吹過來,吹到我身上,像一種無形的力量在安撫你,告訴你:去吧!孩子。你是確確實實感受到大自然與你的一種融合、一種默契,這是我為什麼那麼愛極限運動,就是因為可以真切感受大自然的存在。

目睹海豹被殺的一幕

今年四月在北極點,與去年的晴空萬里不同,它就瘋狂地在颳著暴風雪,你想去聆聽它,但它就像是閉了嘴不說話。直到我比賽完,突然間連續颳了四天的暴風雪突然停止,我站在冰柱上,停下來,閉上眼,轉一圈,想到自己在地球的最高點。睜開眼睛時,發現天空在飄雪,六角形的冰晶結構在手上一清二楚,雪片就在手套上融化,好像與大自然產生了連結,那是最直接的互動。

在比賽中,你是第一線看到世界的變化,像Discovery或動物星球頻道看到海豹被殺、冰河裂開,但當親眼目睹時的那種恐懼與震撼,我都會希望帶回來跟大家分享。

遊客去喜馬拉雅山,一年製造五十五萬噸垃圾,因為高山上細菌很少,空氣含氧度低,所以垃圾不易腐蝕,觀光客愈多,垃圾就愈多。

北極點應該是永凍的冰層,永遠不會融化,但當我看到時,它卻是不斷崩裂的,你都看得到北極海,看得到洋流與裂縫,那是一種很大的震撼與恐懼。冰河裂縫,從我們搭帳棚的第一天,到要離開時是愈裂愈大,每天都不一樣。極地環境的變化,對我們亞熱帶的人很難想像。

在挪威,我第一次看到海豹、也第一次看到海豹被殺。本來是看到海豹在冰上休息,覺得好可愛,拿起相機一直拍照,突然一艘船開過來,海豹蠕動要下水,但來不及了,船上的人就衝下來,用木棍往海豹的頭打下去。海豹距離我大約一百公尺的距離,因此你聽不到聲音,但棍子打在海豹頭上的瞬間,你心裡也會有很大的一個聲響。

參加極地馬拉松,你不是只有跑,而是讓你更貼近這個世界、了解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可以確切看到世界七大洲的變化,並且可以把看到的,帶回來與別人分享。

我曾經去大學演講,第二天有學生留言在我部落格,說他們一直講要去環島但都沒去,但聽了我演講,第二天就立刻出發了。我後來發現,夢想不是一個人的事,當你專注在追求你的夢想時,你可以帶給更多人正面的力量,幫助到更多人去改變自己,這才是夢想。



關於作者:

出生於雲林,目前任職軟體工程師。對雲林充滿熱誠,希望能透過網路討論大眾議題,以及推薦雲林的美食、旅遊、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