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教室-小辮鴴再訪雲林元長 無毒農法提供充足及安全的食物

(2015年1月26日 廖靜蕙報導) 土豆田裡,飛來冠羽有如辮子往上翹的鳥兒,節氣又到了小辮鴴造訪台灣的日子。可愛、輕巧的小辮鴴,愛吃蟲的習性,遇到雲林敦厚良善的農民,交會台灣農村圖像另一章。小辮鴴每年都在土豆豐收之季來訪,農民除了暱稱「田貓仔」之外,這幾年又多了「土豆鳥」的封號。

在高麗菜田探頭探腦的小辮鴴。(攝影:蘇美如)

從西伯利亞起飛,小辮鴴最愛仍是雲林

昨(25日)舉辦的「土豆鳥回娘家」數鳥活動,於雲林縣境內同步數算小辮鴴,共紀錄到5,862隻,跟其他縣市一比,可證明小辮鴴最愛仍是雲林縣。從西伯利亞起飛,數千隻小辮鴴飛行數千里,為了來到台灣這座小島,而牠們的遺傳座標更精準地定位在雲林縣(元長鄉)度冬,忠誠度可從全台其他地區的回報數量得知,幾個過去紀錄到小辮鴴的地區,回報的數量是115隻,不到3%。

2015年土豆鳥印章。(蘇美如製作)

由雲林縣野鳥學會2009年啟動的小辮鴴數鳥活動,今年進入第6年,今年雲林縣政府、林務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及和平國小合作,都加入「小辮鴴回娘家」的合作夥伴。雲林縣新科縣長李進勇宣示保育野生動物、維護生態棲地環境,重視生物多樣性的決心,農業處長張世忠表示,「為了保育這可愛的鳥種,推廣支持對動物有益的友善農法」。

何以小辮鴴獨愛雲林縣?

過不久一期水稻就要插秧了,等下秧、灌水後,蟲子也出現了,小辮鴴造訪農田的機會更高。因為食蟲習性,農民視為無害,大多抱持歡迎光臨的態度。而研究人員至今仍然不解,何以小辮鴴獨愛雲林縣?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說,小辮鴴鳥調並不限制只在雲林,宜蘭、嘉義一帶也有鳥友同步展開調查,但過去的經驗,原認為在與元長一溪之隔的對岸嘉義應也會有小辮鴴,結果就只有1隻,宜蘭目前的紀錄約100~200隻之間,然而在元長,可能一群就是上千隻。

雲林縣小辮鴴普查歷年結果(隻);製表:雲林縣野鳥學會

減藥、無毒勞力 種出黑金剛

許乎忠具有農學院學位,並將所學應用在自己的農地。小辮鴴讓當地農民視為夥伴,算是相當幸運的鳥種。住在雲林元長鄉的許乎忠,從台大農學院畢業後,回鄉任教於國中教生物,退休後才接手父親近4分土地,成為專職農民,並且發揮所長,研究減少農藥,或盡量以有機資材替換掉化學農藥、肥料的耕種方式,將研究精神發揮在自己生產的作物上。

只是,如此一來,田裡的工作增加很多,他和太太兩個人不時都得到田裡拔草。

雲林元長一帶是土壤特別適合種植土豆、地瓜這類的作物,一期水稻之外,通常都以地瓜、土豆、紅蘿蔔以及小番茄輪作,尤其盛產地瓜和土豆。水林地瓜及元長土豆都很知名,這10年油脂成分低,富含花青素、維生素B、E的黑金剛很受歡迎。

當許乎忠以減藥、改用蘇力菌、苦茶粕這類的有機資材,種出黑金剛,朋友吃過都愛上這個滋味,口耳相傳之下,成了當地秘傳,一推出就賣完,一些賣相較差的土豆仁,則請認識的手工師傅,做成道地的土豆糖,配上精緻包裝,一樣受歡迎。

健康好吃的黑金剛。許宅已有60多年歷史,許乎忠說,這是他小學二年級家裡新蓋的房子,維持傳統三合院外表,這麼多年,雖有維修,仍以復舊工法,一磚一瓦盡量保留古早記憶。室內則相當現代化,在舒適的客廳,打開香味迎人的黑金剛土豆,配上道地本土好茶,與好友話家常,為看似平淡的常民生活中增添樂趣。

許乎忠也是溪頭台大實驗林志工,每周有1天會開70分鐘車到溪頭值班。他說,到溪頭值班呼吸芬多精,讓身體更健康。很多志工一開始沒注意,陸續有志工發現這裡空氣吸起來通體舒暢,進而觀察到值班1年,都沒感冒,不少人因此上山值班兼療癒身心。

由雲林縣野鳥學會主辦、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協助的「土豆鳥大調查」也連續幾年以無毒黑金剛當作伴手禮,犒賞辛苦投入調查的志工。

無毒精緻農業 尋找少壯派投入

提到無毒/有機農業,他認為年輕一輩接受度高,也懂得變通、加工成精緻農業,應能成為趨勢。

去年沒有颱風侵擾,農民原本喜孜孜,沒想到卻影響花生收成。現在許乎忠還不知道確切的原因,當地人臆測可能是高溫澆水讓花生長不好,農民認為像去年這樣的氣候,可能得應改在傍晚或晚上氣溫低的時候澆水。

今年收成不到往年一半,讓他覺得有機栽培的技術還有很多要學習的,低產量雖然讓黑金剛價格翻漲,但難以打平耗費的心力,再加上今年要照顧孫子,夫妻倆更忙碌,許乎忠因此萌生明年不做無毒耕種的心情,因為實在太辛苦了!無毒黑金剛可能得停產。

對喜歡農田棲地、愛吃蟲的小辮鴴來說,無毒農法提供充足及安全的食物相當重要,為此,小辮鴴回娘家合作團隊除了另覓合適獎品,也在思考能否推展當地的友善農業,以小辮鴴之名包裝銷售。







關於作者:

出生於雲林,目前任職軟體工程師。對雲林充滿熱誠,希望能透過網路討論大眾議題,以及推薦雲林的美食、旅遊、生活。.

發表迴響